贵州省人民政府政务服务中心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聚焦 » 正文

简政放权5年了,为何“奇葩证明”还层出不穷?

日期: 2017-08-22    来源: 一窗汇   编辑发布:暂无

 简政放权5年来,审批事项和“奇葩证明”不断清理,“非行政许可审批”已成为历史,可为何“奇葩证明”还层出不穷?

 

 户口簿上已经清清楚楚注明了两人的祖孙关系,老人仍然被要求到派出所去开证明,证明“我孙女是我孙女”。否则,相关事情就不能办理!为了方便老人办事,派出所开具了证明,并且在证明中怒怼相关部门“不要再为难老百姓”。

 

 盘点最近媒体的报道,可以发现类似要求开具“奇葩证明”的事件不在少数:子女上学需要开具父母“无犯罪证明”;领取养老补助,本人就在面前却被要求证明“我还活着”;房屋继承,公证处不仅要让证明“你爸是你爸”还要证明“你妈是你妈”、以及“你兄是你兄”……,这其中不乏被派出所怒怼的案例。

 

 

 没有最奇葩,只要更奇葩的“奇葩证明”

 
 

 当然解决“奇葩证明”不能全靠派出所怒怼。继2015年总理痛斥 “证明我妈是我妈”是个天大的笑话之后,总理多次发话要清理“奇葩证明”,国务院出台文件要求4类证明一律取消,人民网2016年11月的不完全统计显示,有超过20个省份出台具体工作方案,全面清理各类“奇葩证明”和繁琐手续。政策的推动力度很大,可是回过头来发现“奇葩证明”并没有彻底消失,还时不时出现在办事群众身边,这是为什么?

 

 是我们证明清理的不够彻底吗?按照规定,没有法律法规依据的证明和盖章环节原则上一律取消,然而现实是一些仅仅是根据部门通知或者决定设置的证明事项依然存在,比如媒体报道在有的省遗失老年证补办需要提供“遗失证明”,这个和上级老龄委规定有关;另外,法律的模糊地带也为“奇葩证明”提供了存在空间,在一些法律法规中往往附有兜底条款,规定需要提供证明的还有“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这成为一些部门随意要求群众增加证明材料的依据。

 

 

 真实案例:张某办理民间借款的房屋抵押权登记,房屋登记机构以《房屋登记办法》第四十三条“其他必要材料”为由,要求张某办理个人借款的公证手续作为前置要件,张某表示异议并通过媒体提出投诉

 

 是办事流程的优化不够简洁吗?行政审批过程中相关部门的证明材料互为前置,甲部门需要乙部门的证明,而乙部门反过来又要以甲部门的证明为办事前提,如果相应的审批流程优化不到位,最后就会陷入“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怪论。

 

 是部门间的信息数据不共享吗?行为类证明如无犯罪证明、婚姻关系证明等的出具,往往涉及到公安、民政、社保等部门数据共享,但现实是这些部门的数据共享还没有建立。从这点来讲,根治“奇葩证明”需要打通各部门间的数据壁垒,让数据跑路代替群众跑腿。

 

 诚然以上的因素和“奇葩证明”的存在不无关系,但最根本的原因恐怕不在于此,看看那些被曝光“奇葩证明”的解决就一清二楚:被总理痛批的“证明我妈是我妈”一事, 当事儿最终老老实实交了60块钱就解决了这个难题;派出所怒怼,媒体曝光的相关案例,最终的结局一般也是 “领导高度重视,简化流程,取消证明材料”。问题的解决并不是当事儿提交了“难于上青天”的“奇葩证明”,而是满足了有些部门权力寻租的诉求或者仅因为被曝光在舆论的监督之下。

 

 

 中国特色:花钱好办事

 

 简政放权5年来,审批事项不断下放和取消、“非行政许可审批”已成为历史,然而在一些部门的眼中,审批仍然意味权力和资源,甚至可以成为寻租的手段,审批想要绕过我,没有我的盖章,这绝对不行,可是要是出现问题,追究我的责任,那也不行,因为我也是按照其它机构的证明来办事的。共享权力、推诿责任,才是导致“奇葩证明”层出不穷的根本原因,而缺少监督的审批流程则加剧了问题的出现。

 

 因此“奇葩证明”的解决,在于斩断受审过程中部门权力任性和推诿责任的空间,并将审批的全流程至于监督之下。广州荔湾、浙江衢州、东北的长春、大庆等城市推行的“一窗式”综合受理模式,提供了问题解决的药方。这副药方开在受理、审批、监督的相互分离,“前台综合受理,后台分类审批,统一窗口出件”,由“一窗式”按照标准化的受理清单进行审批事项的受理、出件,各审批职能部门同样按照标准化的审批清单负责审批事项的审批,政务服务中心对整个流程进行监督管理。

 

 

 2015年国务院《关于规范国务院部门行政审批行为改进行政审批有关工作的通知》(国发〔2015〕6号)即提出“一个窗口”受理

 

 受审监的分离避免了申请人接触审批人员可能存在的暗箱操作,确保审批在阳光下进行,标准化的清单操作则有利于明确权力和责任,避免出现问题时的推诿; 这副药方还开在了“一窗式”所带来的数据融合的价值,通过“一窗受理”,各个部门分散的业务系统数据完整而全面的沉淀在一窗式综合受理平台中,这时大量原本需要开具的证明材料就可以通过数据的共享共用来解决而不再要求公众开具, 相应的“奇葩证明”也就会慢慢消失。

 

 今年4月总理在威海调研“互联网+政务服务”时强调“坚决杜绝部门利益本位,从源头上避免出现各类‘奇葩证明’、‘循环证明’, 总理说出了问题的症结,而“一窗式”就是为这个症结所开的药方。药方有了,可并不一定药到病除,因为可能有人讳疾忌医。“一窗”的试点推广中,部分地方似乎只停留在媒体的发文或仅是轻微淡写的部分业务整合,导致“一窗”的价值远没有发挥出来。套用一句时髦话,根治“奇葩证明”需将改革进行到底。

 

上一篇: 权责清单制定中的难题与对策

下一篇: 提升“互联网+政务服务”的五种能力,增强群众获得感